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赘婿 > 第四〇一章 星辰此夜 风露中宵(第二更)


    月亮落下去,太阳升起来,上午的时候,汇楼的院子里,有着些许沉闷的气息。“……这些东西,不是【赘婿】现在要做,但多少有个准备也是【赘婿】好的……新的掌柜,怎么看怎么选,你们其实有识人之明,暂时要的,无所谓惊才绝艳,最重要的是【赘婿】能把交办的事情一条条地做到位。有关这个,相府那边会帮忙,倒也不用操心太多……我离开这段时间,只要一切按部就班,等到回来,就该有个雏形了……”“……你们……互相照应,相府多去拜访,与秦夫人、与芸娘的来往不要断。秦夫人且不说,那位芸娘,其实许多密侦司的事物都是【赘婿】经由她手,先替秦相做归档处理的,当然,你们与她如常来往,也就是【赘婿】了……”阳光洒进房间里,宁毅、云竹与锦儿坐在桌前,为着桩桩件件的事情做交代。锦儿道:“你说了明天再走的,忽然改成今天,是【赘婿】不是【赘婿】昨晚的那件事……会有麻烦?”宁毅笑着摇了摇头:“麻烦当然有,但不是【赘婿】你想的那样。昨晚那件事太尉府不占理,也不敢真对我动手,但上面一旦压下来,开始调查。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我可能就得呆在这里了,时间不等人,所以我先出城再说。另外的,右相府那边会压下来。”昨天晚上,成舟海的忽然出手,令得宁毅也没有做什么事前准备。但作为密侦司最中枢的几个人,对方做点这种事,宁毅倒并不担心对方是【赘婿】个纯粹的猪队友。夜晚的事情按部就班,当崇王府的人赶到,宁毅护着半身鲜血、衣服被撕开的周佩出来,崇王周骥勃然大怒。拔刀将凄惨狼狈的高沐恩追杀了半条街。这期间陆谦只能护着高沐恩逃跑,两名太尉府的侍卫在王爷的怒火下被砍死,陆谦不敢躲得太过,同样挨了几下,被打得头破血流,当高俅匆匆带人赶到,哭诉罪该万死时,事情就已经被定下调了。接下来的事情,成舟海已经准备了这么久。想来不会出太大差错。但宁毅作为卷入者之一,不想被留下,就得尽早安排离开了,昨晚回来,他将要安排的事情对小婵说了半晚。今天一早则开始对云竹、锦儿做叮嘱。事情忽然提前了一天,彼此心中虽然有许多话说,但一时之间,却也有些说不出来。而在此时,皇宫御书房之中,年纪三十多岁的当今天子,也正摔着眼前能看到的东西。对跪在前方地下的太尉高俅大发脾气。“混账!高俅!朕真是【赘婿】看错了你,你教子无方,这种事情都给朕做出来了!”他将一只琉璃灯盏摔飞在地下,破口大骂。“朕的侄女!过来给太后贺寿!在京城之地。我这个天子脚下遇上这样的事情!花花太岁啊!今天早上太后震怒,朕怎么当这个儿子,怎么当这个叔叔!高俅!你以为朕赏识你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跪在地下的高俅唯唯诺诺,连连称罪。只是【赘婿】在最后稍稍表露出那逆子可能是【赘婿】被陷害,话还没说完。一只盘子啪的又摔破在他面前。“陷害!高太尉!你那儿子是【赘婿】什么德性,以为汴梁城里还有谁不知道吗!你以为朕整日坐在这宫中,便真的不知黎民世情?你那儿子,恶迹斑斑,朕不杀他,是【赘婿】念在你这个太尉还有些功劳苦劳。但你现在还敢在朕面前喊冤?”“罪臣不敢……”高俅不敢再辩解,“那逆子品行不端,是【赘婿】罪臣教导无方,此次回去,必定严惩于他,绝不姑息……”这边唯唯诺诺,上方怒火难息地骂了一阵,方才呵斥他滚蛋。只是【赘婿】当高俅离开之后,宫人进来清扫了地上的垃圾碎片,天子周喆坐在书桌后,表情却是【赘婿】半点也看不出方才的怒气来,甚至伸手整了整皇冠的系带。身着皇后宫装的女子端着汤羹从后面走过来,笑道:“陛下发好大的脾气啊。”“他那儿子乱七八糟,不至于到敢对郡主下手的地步。朕不知道背后下手的是【赘婿】什么人,但这个亏,他得给朕吃下去。”身着皇袍的男子面色沉稳从容,“臣武臣,忠臣弄臣,能闹一闹,也有好处,毕竟天子之道,首重制衡,朕不在乎这次是【赘婿】谁耍的阴谋,但牵涉皇室,朕若还帮高俅说话,那他就死定了。朕骂他,便是【赘婿】救他,他会明白的……皇后你说呢?”“陛下圣明。不过,这一次到底是【赘婿】谁把那位小郡主也卷进去的,莫非真不用弄清楚?”“清楚了又能如何?”皇帝笑了笑,从皇后手上接过调羹,喝了一口糖水,“宗室之中,虽是【赘婿】朕的亲族,但多半愚笨,而朝堂内外,都是【赘婿】聪明人在玩。他们何时被卷入,何时又被逐出,连他们自己都未必清楚,若是【赘婿】他们每个人被利用,朕都要插手,岂不累死?天下大事,朕关心,至于朝堂争斗,真相如何,朕无心理会,只要他们平衡就好。”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对于许多人来说关系身家性命,但对于皇帝而言,则只像是【赘婿】穿过皇宫檐下的小小风铃声,转眼间便被淹没在风里了。午时前后,宁毅走进崇王府,进到周佩如今住的院子里,头上缠着绷带的少女正在檐下等他。昨天的打斗里,周佩想要置高沐恩于死定,高沐恩被斩了两根手指后呼救逃跑,也试图做出反击,令得周佩受了些小伤,但这样的包扎,绝对是【赘婿】用来赚人同情心的了。只是【赘婿】缠上的绷带与些许的药味,也令得眼前的少女显得格外娇弱。“干嘛要做这种事?”“周佩就快回去了,想帮老师做些事情。这件事……周佩前后都想过了的,希望前后没有给老师添太大麻烦。”“倒是【赘婿】无妨。只是【赘婿】你才十五岁,不该冒这种险的,也不该牵扯到这些事情里去……也不该随便相信人。”阳光明媚,两人在院落里的阴凉处坐下,周佩脸色微红地笑了笑。“其实……回去便要成亲了。能在之前为老师做些事。最重要的是【赘婿】,能做这种事情,对小佩自己来说,也是【赘婿】……觉得很有意义的。”她之前自称“周佩”,此时才变作“小佩”,宁毅听她说话,看她神情,隐约觉得昨天的事情之后,眼前的少女似乎有了些许的不同。像是【赘婿】做下某些决定,得到了某种领悟。“决定好成亲了?”“嗯。”周佩的表情稍稍黯淡,随后又笑起来,“毕竟……也拖不下去了吧。还没找到觉得……合适的男子,但该面对的总是【赘婿】要面对。拖下去总不是【赘婿】个办法,老师你说呢?”“为做事而做事也不好,不过你能想通,随便你吧。”周佩笑道:“对了,老师跟檀儿师娘,之前是【赘婿】什么样子的呢?”“你不是【赘婿】一直都知道么?”“知道一点点,老师可以跟小佩说说么?”小郡主的脸上神情有些憧憬。宁毅想了想:“呵,我们啊,刚成亲的时候,其实根也不认识。我被打了头,她逃婚……”他回忆着那些事情,将与妻子之间的纠葛跟周佩大概说了一遍:“其实……只要每个人都愿意诚心一点去了解,彼此之间。终究还是【赘婿】能找到好的地方的,我觉得这就有了相处的基础了。你回去之后,也不用把跟人生活看得太排斥。人跟人关系怎么样,起码有一半的理由,是【赘婿】在你自己身上的。”“嗯。”周佩点了点头。待到宁毅要离开时,她送宁毅走到院门口,努力地笑:“老师。”“嗯?”宁毅回过头来。“我们以后……会不会见不到了?”“可能见得不会多了。”看着站在两步开外的笑着的少女,宁毅笑道,“以后也许你在江宁,我在汴梁,但我总会回去的,你也可能上来。师生间的缘分,只要有心,不会全断的。”“嗯……老师您保重。”她望着宁毅,说完这句,俯下身子,深深一福。那是【赘婿】近乎完美的仕女礼节,阳光之下,宁毅觉得如水一般优美。果然……自己可教不出这样的弟子……他这样想着,离开王府。宁毅的身影离开之后,周佩坐在院子里的树下,等待着日头西偏,有些事情,她看不到,心中却能知道。日头稍减的时候,宁毅一行车马,在城外的土丘边与人道别,云竹与锦儿没有过来,小婵也被留在了城内,他此时心中还满是【赘婿】小婵哭着给他整理行李时的样子:“相公,就不能也带我去吗……”心里是【赘婿】眼泪的味道。这次去山东的,除了相府中几名身手还不错的侍卫,就是【赘婿】齐家的三兄弟,以及苏家苏昱,至于苏燕平,则被留在汴梁照应了,待到檀儿上来之后,才会去山东与他报信以及汇合。觉明和尚、尧祖年、成舟海等人出来送行。不久之后,一辆车驾过来,出来的是【赘婿】秦嗣源,与宁毅到一旁说话。“梁山的事情不容易,我知你报仇心切,但如果不能解决,也没有关系。这里没有人敢说自己能解决梁山匪患,山月性子偏激,如果有可能……你看着他些。”“知道。”宁毅点头,“云竹、锦儿、小婵,还有要上来的檀儿,他们对我很重要,拜托你了,平常倒不怕,但这次事情以后,希望高沐恩不会弄出什么事来。”“老夫明白此事重要,会布置人手防范于未然。此事由纪坤处理,他做事最为缜密,立恒可以放心。汴梁城内,无人动得了她们。”秦嗣源顿了顿,“舟海此次计划,确有可行之处,老夫暗中也就首肯了,可能让立恒有点措手不及,老夫会负责解决之后的事情。舟海这性格,不是【赘婿】不好,但仍欠磨练,事后大概会让他去北方负责督粮……”“呃……呵呵……”宁毅笑起来,“看来他是【赘婿】杀不了高沐恩了……”“若是【赘婿】太尉下来了,对这花花太岁,老夫也会顺手杀他……”秦嗣源叹一口气,摇了摇头。不久之后,与众人辞别。“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诸公身上皆有要事要做,回去吧……保重了。”车马扬鞭,离开汴梁,往东方而去。日渐西斜,不久之后,天边烧起彤红的云彩。夕阳降下,星辰升起后,成舟海走进崇王府。进了那院子后,看见了在月光下坐着的小郡主。“成先生……”“下午的时候,宁公子已经离开汴梁了,我想……应该来告诉郡主一声。”“我知道。”周佩点头回答,成舟海在那边站了片刻。“恕成某直言。郡主殿下若是【赘婿】喜欢宁公子。”周佩锐利的目光望过来时,他从容微笑,“何不做点争取呢?”周佩看了他好一阵,嘴角才露出微笑来:“成先生,争取又如何?”“要拖一拖的话,还是【赘婿】有办法的,譬如出家……又或者这次受到惊吓……”“周佩争取以后。老师就会喜欢上我了吗?”“呃……”“老师是【赘婿】不会喜欢上我的,我已经想明白了。老师……身边有许多女子,他也不是【赘婿】薄情之人,可……那是【赘婿】缘分。我认识老师两年多的时间,慢慢的知道他、了解他、钦慕他,可我未必真的懂他,老师始终是【赘婿】老师。我也始终只是【赘婿】他的弟子,两年的时间……这都是【赘婿】缘分……”周佩说着这话。垂着眼帘,目光清澈:“……我忽然长大了,这缘分也就到头了。”成舟海愣了愣,他毕竟是【赘婿】个心热之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终究也只能作罢:“那么……郡主回去之后,便要成亲了吧。成某便在此预祝郡主此后与郡马琴瑟相和,幸福美满了。”周佩笑了笑:“其实……成亲不是【赘婿】大事了。成先生,能够在嫁人之前,为老师做一件这样的事情,我很高兴。但昨夜的经历也忽然告诉了周佩,周佩始终是【赘婿】皇族,总是【赘婿】为了嫁人烦来烦去,也真是【赘婿】太小家子气了,我也希望以后能幸福美满。但这件事真正告诉我的,是【赘婿】周佩还有许多的事情可以去做。”少女看看成舟海,盈盈起身:“譬如还有另一个高沐恩在哪里横行霸道,譬如还有贪官污吏,坏我武朝基业……我以前总想做些什么,又总觉得自己是【赘婿】女子,什么也做不了,于是【赘婿】每每对性情惫懒的弟弟发脾气,恨铁不成钢。但这件事告诉我,只要想做,总有办法做事的。这次事情……周佩要谢过成先生的帮忙,往后若有机会,会重谢于先生的。”“呃……好说。”成舟海拱了拱手,隐约间,不明白眼前的事情到底是【赘婿】好还是【赘婿】坏。他看见这十五岁的少女站在那儿,望向那片夜空,她身形不比自己高,可那身影之中,隐约有着一股傲岸在其中,他知道那是【赘婿】皇族权势带来的气势。成舟海告辞而去。周佩在那儿站了好一会儿,空气凉下来,四下无人了,她才觉得有水渍自脸上滑落。眼泪冰冰凉凉的……老师已经离开了……从昨晚到今天,她心里想了很多的事情,有很多事情,她以后可以去做,也有很多事情,是【赘婿】她以后再也做不了的了。但是【赘婿】想清楚的事情,只能放在以后,而无助于照顾现在的情绪。她只是【赘婿】不想在旁人面前软弱起来。缘分尽了……见不到了……老师终于还是【赘婿】离开了……认识他的时候,她十三岁,发现自己喜欢上他的时候,她十五岁,可他要走了,她要嫁人了。想得清楚,也抑制不了心中的难过。过了今晚,青春已然逝去,犹如土中埋下的尸体,新的树木会发芽,老的躯壳要死去,人可以装作坚强,但谁也不会知道等待在未来的将是【赘婿】什么。她站在那儿,扶着院子里的树木,低下了头,捂住嘴巴无声的哭泣。在她的意识里,有那样一辆马车,它在这天下午离开了汴梁,载夜东去,马车上是【赘婿】她十五岁时喜欢上的老师,然后那马车一刻不停地,离她越来越远了……天空中,划过流星。吕梁山、青木寨。陆红提抬起头,看着流星划过了夜空,随后抚了抚耳边的发鬓。走进前方的小屋里,房间里,老人持着毛笔,正在伏案研读着什么。“梁爷爷,我进来了。”“哦。”梁秉夫偏了偏头,整理着桌子上的东西,过得片刻,才点了点头,“哦。红提你来了……”“梁爷爷你之前说有事,是【赘婿】什么要紧事吗?”“出去走走。”梁秉夫想了想,随后柱起拐杖,起身出门,陆红提跟在他身旁。从小山坡上看下去。青木寨中人影来去,点点灯光,这是【赘婿】陆红提觉得最喜欢的情景之一了。“之前孟水寨过来提亲的事情,红提你想法怎么样?”走的片刻,梁秉夫忽然开口询问,令得女子稍稍愣了愣:“梁爷爷,怎么忽然问这个……”提亲的事情不止一次。孟水寨的提亲也并不特别,她有点不明白,老人家为何特意提起。梁秉夫柱着拐杖笑了笑:“只是【赘婿】随口一问,你想法如何?”“我觉得……好像。不是【赘婿】……呃……”自己年纪不了,拒绝太多了,陆红提自己说得也有点犹豫。梁秉夫在山腰的路边站着,看着下方的景象。笑了一阵。“其实……陆三和黎力他们,一起往南边去了。”“嗯?”“红提你也收拾行李。再去一趟南边吧。”“梁爷爷,怎么回事?”说起这个,才终于有了说正事的气氛,陆红提心中疑惑,梁秉夫站在那儿,握着拐杖,目光严肃。“陆三、黎力这些人从寨子里被赶出去后,一直就不安分。他们南下,是【赘婿】为了去找那宁立恒的麻烦。这些人,一辈子未出吕梁,南方繁华,他们很多事情是【赘婿】不清楚的,找了田六带路,他们以为我会不知道他们的动向?”吕梁山蛮荒之地,很多事情用刀解决,生存下来,规矩也不一样,这些人虽然看似自由,但一辈子生活在自己的这片土地上,要去其他地方其实未必能适应,如果要出远门,也总有一些到过外界的人能帮忙带路,教他们习俗。梁秉夫口中的田六,便是【赘婿】这群人中的一个。陆红提呐呐半晌:“梁爷爷,这个……”“他们已经离开好几天,吕梁境内,你是【赘婿】截不住他们了。”“可我……现在走不了。梁爷爷,所有事情才刚刚上正轨……青木寨这样,我怎么走?”“我也想过这件事。”梁秉夫闭上眼睛,摇了摇头,叹一口气,“不过……一段时间还是【赘婿】没关系的,我还能帮你看一段时间……”“不行,梁爷爷……”女子摇着头,过得片刻,“那个……那个宁立恒,他学了我的功夫,他很厉害的,陆三他们打不过他,若论阴谋诡计,他们去送死而已,我根不用为他担心……”梁秉夫目光望着她:“有心算无心,你真这么肯定?”“我……”陆红提说不出话来,好半晌,看着眼前的老人,“……为什么啊?”“你该……为自己活一活。”老人看她一眼,笑了笑,“你拒绝这些那些的人,他们确实不是【赘婿】很好,但就算有好的,我也不说什么了。那个宁立恒,你中意他……呵,别跟我这个老人面前说不是【赘婿】了。你也该喜欢一个人,喜欢他,没什么丢人的。我已经老了,这个寨子,很难再帮你撑起几年,但在我还能撑起来的时候,希望你可以去做点其他的事情,以后也许就没这个机会了……”陆红提沉默片刻,露出一个笑容来:“我们是【赘婿】朋友,我也确实觉得……他很厉害,但我没法将他带回山里来的……”“能将他带回来,当然是【赘婿】最好的事情了。”老人笑道,“可现在就算不行,多去见见他,也许就能有点什么了呢,总得先去了,才有以后的事。红提……趁现在吧,哪怕没有结果,这些事情以后想起来也会很高兴。你替寨子扛了这么多,总得有点好东西留下……”“我觉得现在就很好……”“呵,梁爷爷不是【赘婿】催你成亲,吕梁山中这样,你真不想,那就等等吧。你去见见他,跟他说说话,说说……你在吕梁山的事情,然后看看他做的事。至于能不能成,你回来后怎样,梁爷爷都不说,好不?”红提站在那儿,目光看着下方的灯光,手指绞在一起:“寨子怎么办?才刚刚这样……”“吕梁山原就没什么规条,宁立恒写的那些东西,有些太严格,你一定要推行,暂时是【赘婿】没事,可想要长久,还得慢慢来。”老人说道,“你出去的时候,严格的事情我在做,有事情我压住。回来以后,你稍微改改,他们都承你的情,这些事情,我都想过了。虽然老了,半年一年,我还能压得住。”沉默半晌,红提忽然道:“梁爷爷,你跟师父她,是【赘婿】不是【赘婿】……”她这话没能问完,梁秉夫的拐杖顿了两下,目光望着下方,神色变幻,但最后也只是【赘婿】道:“当初是【赘婿】你师父救了我,我来的这里……有些话没说,有些事没做,等你老了,也许会后悔。”陆红提看着他,好半晌,才点了点头:“……我会想想。”“嗯,想想吧。”说完这些,陆红提走下山坡,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回过头时,半山腰上的那道身影还站在那儿,柱着拐杖,目光望向远处的夜色深邃之处。印象中,师父的年纪比自己大很多,而梁爷爷在自己小的时候,是【赘婿】个温儒雅的中年书生,而直到师父死去,梁爷爷就迅速地老下去了。以前以为,梁爷爷忽然老了,是【赘婿】因为帮不了这个寨子。师父将他救回来,原似乎就是【赘婿】打着这样的主意的,梁爷爷做了许多事情,有些有用,有些没用,他最终也只是【赘婿】让这个寨子一直能够保存下来,直到今天活着的人将其壮大。当年的那个儒生,和当年的那个女侠,到底有些什么事情呢?如今有些参与的已经死去,在世的,大抵是【赘婿】不愿再说了。红提站在那儿,看着那道身影,想着他在看什么。漫天星光落下来。淹没在那片黑暗中的,大概是【赘婿】属于他们的故事吧。如此想想,有些伤感。嗯,两更加起来一万一千多字了吧,来是【赘婿】想开个单章欢呼我有一章存稿了的,结果发现是【赘婿】中秋节,干脆今天就发掉,过节嘛,总是【赘婿】要庆祝下的。RT

友情链接:超级神基因  明朝败家子  中华康网  重生之财源滚滚  名人名言  电脑爱好者之家  神级兵王都市行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免费算命网  笔趣阁  莽荒纪  社保查询网  全球高武  房贷计算器  棉花糖小说网  极限保卫  大明元辅  诸天最强大咖  99养生网  民国谍影  修真聊天群  南方财富网  努努书坊  第一星座网  金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