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赘婿 > 第十集 长夜过春时 第九四八章 大决战(完)
    下午的风吹起山间的落叶,呜咽的声音,如同唱起挽歌。

    即便许多年后,完颜庾赤都能记起那天下午吹起在汉中城外的风声。

    跟随完颜希尹许多年,他伴着女真人的兴旺而成长,见证和参与了无数次的胜利和欢呼。在金国崛起的中期,即便偶尔遭遇窘境、战场受挫,他也总能见到蕴藏在金国军队骨子里的骄傲与不屈,跟随着阿骨打从出河店杀出来的这些军队,早已将傲气刻在了内心的最深处。

    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也是【赘婿】因此,在这天下午,他第一次见到那从所未见的景象。

    越是【赘婿】接近团山战场,视野之中溃散的金国士兵越多,辽东人、契丹人、奚人……乃至于女真人,三三两两的如同潮水散去。

    没有了长官的部队随意集结起来,伤兵们互相搀扶,朝着汉中方向过去,亦有失去建制落单的散兵,拿着兵器随意而走,见到任何人都如同惊弓之鸟。完颜庾赤试图收拢他们,但由于时间紧迫,他不能花太多的时间在这件事上。

    一部分的士兵汇入他的队伍里,继续朝团山而去。

    完颜庾赤询问了团山战场的情况,也询问了这些战士所隶属的部队和过往的经历,先是【赘婿】相对外围战力稍弱的部队,但不久之后,便有各个部队的成员出现,当屠山卫的核心成员向他叙述战场上的状况时,完颜庾赤才注意到,他眼前身材高大的屠山卫战士,一面叙述,一面在恐惧。

    “那些黑旗军的人……他们不要命的……若在战场上遇到,切记不可正面冲阵……他们配合极好,而且……就算是【赘婿】三五个人,也会不要命的过来……他们专杀领头人,我队蒲辇(队正),鞑莱左孛,被三名黑旗成员围攻致死……”

    “左孛?”完颜庾赤问道。屠山卫皆为军中精锐,其中军官更是【赘婿】以女真人居多,完颜庾赤认识不少,这名叫鞑莱左孛的蒲辇,战场厮杀极是【赘婿】勇猛,而且性情豪爽,完颜庾赤早有印象。

    “嗯。”那士兵点头,随后便继续说起战场上对华夏军的印象来。

    这么些年来,屠山卫战绩辉煌,当中士兵也多属精锐,这士兵在战败溃散后,能够将这印象总结出来,在普通部队里已经能够担当军官。但他叙述的内容——虽然他想尽量平静地压下去——终究还是【赘婿】透着巨大的沮丧之意。

    而结合之后收拢的部分屠山卫溃兵讲述,一个残酷的现实轮廓,还是【赘婿】迅速地在他脑海中成型了——在这轮廓形成的第一时间,他是【赘婿】不愿意相信的。

    宗翰大帅带领的屠山卫精锐,已经在正面战场上,被华夏军的部队,硬生生地击垮了。

    由大帅带领在汉中的近十万人,在过去五天的时间里已经经历了许多场小规模的厮杀与胜负。尽管失利许多场,但由于大规模的作战尚未展开,属于最为核心也最为精锐的大部分金国战士,也还在心怀期待地等待着一场大规模会战的出现。

    希尹率兵对汉中的增援,摆开的决战态势,振奋了军心,令得这边的屠山卫战士们能够对华夏军再摆开一拨攻势。但之前半天时间,在团山发生的大战,终于在正面击溃了这些女真勇士的幻想,战场上的胜负对比是【赘婿】如此的强烈和明确,以至于这些女真勇士都直接感受到了力量的碾压。

    大规模的冲阵无法形成力量,结阵成了靶子,非得分成细沙般的散步上前厮杀;但小规模作战中的配合,华夏军胜于己方;相互展开斩首作战,对方基本不受影响;往日里的各种战术无法起到作用,整个战场之上犹如流氓打乱架,华夏军将女真部队逼得无所适从……

    往日里还只是【赘婿】隐隐约约、能够心存侥幸的噩梦,在这一天的团山战场上终于落地,屠山卫进行了奋力的挣扎,一部分女真勇士对华夏军展开了反复的冲锋,但他们上头的将领死去后,这样的冲锋只是【赘婿】徒劳的还手,华夏军的兵力只是【赘婿】看起来散乱,但在一定的范围内,总能形成大大小小的编制与配合,落进去的女真部队,只会受到无情的绞杀。

    如果放到日后回忆,当时的完颜庾赤还没能完全消化这一切,他带领的部队已经进入团山大战的内围。这时候他的麾下是【赘婿】从汉中集结起来的三千人,当中亦有半数以上,是【赘婿】之前几天在汉中附近经历了战斗的溃败或转进士兵,在他一路收拢溃兵的过程里,这些士兵的军心,其实已经开始散了。

    时间由不得他进行太多的思考,抵达战场的那一刻,远处丘陵间的战斗已经进行到白热化的程度,宗翰大帅正率领部队冲向秦绍谦所在的地方,撒八的骑兵包抄向秦绍谦的后路。完颜庾赤并非庸手,他在第一时间安排好军法队,随后命令其余部队朝着战场方向进行冲锋,骑兵跟随在侧,蓄势待发。

    正面迎接这三千人的,是【赘婿】附近华夏军一个营的兵力,他们在山头上迅速地组织起防御,三门大炮封锁来路,完颜庾赤命令部队冲上去,碾平这个山头,双方还未完全进入交战,远处的视野中,混乱开始出现了。

    天会十五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申时一刻,宗翰于团山战场上下令开始突围,在这之前,他已经将整支部队都投入到了与秦绍谦的对抗当中,在作战最激烈的一刻,甚至连他、连他身边的亲卫都已经投入到了与华夏军战士捉对厮杀的行列中去。他的部队不断挺近,但每一步的前进,这头巨兽都在流出更多的鲜血,战场核心处的厮杀犹如这位女真军神在燃烧自己的灵魂一般,至少在那一刻,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将这场孤注一掷的战斗进行到最后,他会流尽最后一滴血,或者杀了秦绍谦,或者被秦绍谦所杀。

    但宗翰终于选择了突围。

    完颜庾赤见证了这巨大混乱开始的一刻,这或许也是【赘婿】整个金国开始崩塌的一刻。战场之上,火焰仍在燃烧,完颜撒八下了冲锋的号令,他麾下的骑兵开始停步、掉头、朝着华夏军的阵地开始冲撞,这激烈的冲撞是【赘婿】为了给宗翰带来撤离的空隙,不久之后,数支看起来还有战斗力的部队在厮杀中开始解体。

    完颜庾赤挥动了手臂,这一刻,他带着上千骑兵开始冲过封锁,尝试着为完颜宗翰打开一条道路。

    不久之后,各种呐喊声响起在战场上。华夏军大喊:“金狗败了——”

    “粘罕想逃——”

    “杀粘罕——”

    冲锋号的声音里,战场上有赤红色的传令烟火在升腾,那是【赘婿】象征着胜利与追杀的信号,在天空之中不断地指向完颜宗翰的方向。

    ……

    红色的烟火升腾,犹如延伸的、燃烧的血痕。

    距离团山数里外的青羊驿,先前与完颜庾赤进行过作战的士兵在看见远处红色的烟火后,开始进行集结,视野之中,烟火在天空中陆续蔓延而来。

    在过去两里的地方,一条小河的岸边,三名穿着湿衣服正在河边走的华夏军士兵望见了远处天空中的红色号令,微微一愣之后相互交谈,他们在河边兴奋地蹦跳了几下,随后两名士兵首先跳进河里,后方一名士兵有些为难地找了一块木头,抱着下水艰难地朝对面游去……

    天空之下正有一支又一支的队伍朝这边聚拢。

    距离团山战场数里之外,风雨兼程的完颜设也马率领着数千部队,正飞快地朝这边赶来,他望见了天空中的血红色,开始率领麾下亲卫,疯狂赶路。

    ……

    由骑兵开路,女真部队的突围犹如一场风暴,正冲出团山战场,华夏军的攻击汹涌而上,一支又一支金国部队的溃败正在成型,但毕竟由于华夏军兵力较少,溃兵的核心一时间难以截住。

    秦绍谦骑着战马冲上山坡,看着小股小股的华夏军部队从四面八方涌来,扑向突围的完颜宗翰,表情有些复杂。

    “如果有机会,我真他娘要问问宗翰,心里怎么想的。”

    从前期的兵力投放与进攻强度来看,完颜宗翰不惜一切要杀死自己的决心毋庸置疑,再往前一步,整个战场会在最激烈的对抗中燃向终点,然而就在宗翰将自己都投入到进攻队伍中的下一刻,他如同大彻大悟一般的陡然选择了突围。

    赌桌上的赌徒通常不会在这个时候选择罢手,因为太晚了。而作为战场上的将领,他已经投入了一切,这突然的放弃,就显得有些早——并且尴尬。平心而论,那一刻就连秦绍谦都已经相信了宗翰的目的是【赘婿】不死不休,也是【赘婿】因此,对于他突如其来的突围,这边也有些意外。

    但也仅仅是【赘婿】意外而已。

    成千上万的华夏军正在烟火的命令下朝着这边汇集,对于奔逃的金国军队,展开一波一波的截杀,战场之上,有女真将领不忍看到这战败的一幕,仍旧率领部队对秦绍谦所在的方向发起了亡命的冲击。部分士兵缴获了战马,开始在命令下集结,穿过丘陵、平原绕往汉中的方向。

    “截住粘罕!抓住他!杀了他!”

    秦绍谦一面发出命令,一面前行。下午的阳光下,原野上有平静的风,爆炸声响起来,耳边有呼啸的声音,过去数十年间,女真的最强者正率兵而逃。这个时代正在对他说话,他想起许多年前的那个傍晚,他率队出征,做好了死于疆场、马革裹尸的准备,他与立恒坐在那片夕阳下,那是【赘婿】武朝的夕阳,父亲身居右相、兄长职登太守,汴梁的一切都繁华富丽。

    他愿意为这一切付出生命。

    “武朝欠账了……”他记得宁毅在那时的说话。

    他问:“多少人命能填上?”

    那风流富庶雨打风吹去,富丽堂皇倒塌成废墟,兄长死了、父亲死了,他杀了皇帝、他没了眼睛,他们走过小苍河的艰难、西北的厮杀,无数人悲怆呐喊,兄长的妻子落于金国遭受十余年的折磨,小小的孩子在那十余年里甚至被人当畜生一般剁去手指。

    多少人命能填上?

    “金狗败了——”

    “——杀粘罕!!!”

    他率领军队扑上去。

    ……

    烟火如血升腾,粘罕败阵逃亡的消息,令许多人感到意外、惊骇,对于大部分华夏军军人来说,也并非是【赘婿】一个预定的结果。

    这几日的厮杀都是【赘婿】同样的激烈,团战的作战在预期当中并不一定是【赘婿】决战,如果宗翰选择突围、转进,华夏军也做好了一路厮杀到汉中,再将汉中城做为下一轮战场的心理准备。

    人们预期着胜利,但同时,如果胜利没有那么容易到来,华夏第七军也做好了咬住宗翰不死不休的准备——我没死完,你就别想回去!

    在眼前的作战当中,这样惨烈到极点的心理预期是【赘婿】需要有的,虽然华夏第七军带着仇恨经历了数年的训练,但女真人在之前毕竟罕有败迹,若只是【赘婿】怀抱着一种乐观的心态作战,而不能破釜沉舟,那么在这样的战场上,输的反而可能是【赘婿】第七军。

    也是【赘婿】因此,随着烟火的升起,传讯的斥候一路冲向汉中,将粘罕逃亡,沿途各队全力截杀的命令传来时,不少人感受到的,也是【赘婿】如梦似幻的巨大惊喜。

    刘沐侠甚至因此稍稍有些恍神,这一刻在他的脑海中也闪过了许许多多的东西,随后在班长的带领下,他们冲向预定的防御路线。

    斥候仍旧在山岭、原野间不断厮杀,粘罕率领的溃兵部队一路向前,部分早已溃败的士兵也因此汇集过来,这部队犹如风暴掠过原野,有时候会停下来片刻,有时候会绕开道路,一支支的华夏军部队在附近汇集后冲杀过来,马队正在奔跑中不断纠缠。

    阳光的样子显示眼前的一刻还是【赘婿】下午,汉中的原野上,宗翰知道,晚霞即将到来。

    他指挥着军队一路奔逃,逃离阳光落下的方向,有时候他会微微的失神,那激烈的厮杀犹在眼前,这位女真老将似乎在转眼间已变得白发苍苍,他的手上没有提刀了。

    之前在那丘陵附近,秦绍谦的阵前,是【赘婿】他十余年来第一次提刀上阵,久违的气息在他的心头升起来,许多年前的记忆在他的心头变得清晰。他知道如何奋战,知道如何厮杀,知道如何付出这条性命……多年前面对辽人时,他无数次的豁出性命,将敌人压垮在他的利齿之下。

    这一天,他再度上阵,要豁出这条性命,一如四十年前,在这片天地间、似乎无路可走之处搏杀出一条道路来,他先后与两名华夏军的战士捉对厮杀。四十年过去了,在那一刻的厮杀中,他终究明白过来,面前的华夏军,到底是【赘婿】怎样成色的一支部队。这种理解在刀锋相交的那一刻终于变得真实,他是【赘婿】女真最敏锐的猎手,这一刻,他看清楚了风雪对面那巨兽的轮廓。

    他放弃了冲锋,掉头离开。

    至少在这一刻,他已经明白冲锋的后果是【赘婿】什么。

    不是【赘婿】现在……

    “……华夏军的火药不断变强,将来的战斗,与过往千年都将不同……宁毅的话很有道理,必须通传整个大造院……不止大造院……如果想要让我等麾下士兵皆能在战场上失去阵型而不乱,战前必须先做准备……但尤其重要的,是【赘婿】大力推行造纸,令士兵可以读书……不对,还没有那么简单……”

    战马一路前行,宗翰一面与旁边的韩企先等人说着这些话语,有些听起来,简直就是【赘婿】不祥的托孤之言,有人试图打断宗翰的说话,被他大声地喝骂回去:“给我听清楚了这些!记住这些!华夏军不死不休,如若你我不能回去,我大金当有人明白这些道理!这天下已经不同了,将来与以前,会全不一样!宁毅的那套学不起来,我大金国祚难存……可惜,我与谷神老了……”

    他如此说着,有人前来报告华夏军的接近,随后又有人传来消息,设也马率领亲卫从东北面过来援救,宗翰喝道:“命他立刻转向支援汉中,本王不用援救!”

    不久之后,一支支华夏军从侧面杀来,设也马也飞速赶来,斜插向混乱的逃亡途径。

    “谁敢伤我父帅——”

    他率队厮杀,好不英勇。

    宗翰传讯:“让他滚——”

    夕阳在天空中蔓延,女真数千人在厮杀中奔逃,华夏军一路追赶,零零碎碎的追兵冲过来,奋起最后的力量,试图咬住这苟延残喘的巨兽。

    刘沐侠跟随着大队,厮杀向前,班长浑身是【赘婿】血,在前方大喊:“杀粘罕!剐了他——”他们朝着远处的帅旗一路撕咬,周围尽是【赘婿】混乱的战况,有小股骑兵冲过来,士兵们寻找着身上的手榴弹,大部分的手榴弹都已经用光了,有人从女真士兵的尸体上找了两颗火雷,趁着战马来时,扔了出去,有骑兵滚落马下,周围便是【赘婿】混乱的厮杀。

    “杀退他们,逮住粘罕——”班长在厮杀中喊着,他与女真人乃是【赘婿】破家的血仇,眼见着女真的帅旗近一阵远一阵,此时也是【赘婿】歇斯底里血气上了脑。这也难怪,从女真南下以来,多少人破家灭门,拿着刀枪与粘罕隔得这么近的机会,一生之中又能有几次呢?

    “我宰了你们!狗一样的汉人——”

    周围滚滚烟尘,对面的这帮敌人之中亦有女真将领,周围亲兵武艺也不错。刘沐侠一手持刀一手持盾,在对面的叫喊声中杀了一人,随后配合旁边的战友朝前方压过去,他是【赘婿】第七军中的老兵,不担任军官只是【赘婿】因为不太喜欢指挥人,但战场之上厮杀配合的技巧在整个营、团都是【赘婿】屈指可数的,一面作战,他还在一面保存体力、保护战友。

    被他带着的两名战友与他在呐喊中前冲,三张盾牌组成的小小屏障撞飞了一名女真士兵,一旁传来班长的喊声“杀粘罕,冲……”那声音却已经有些不对了,刘沐侠转过头去,只见班长正被那身着铠甲的女真将领捅穿了肚子,长刀绞了一绞后拉出来。

    “汉狗去死——通知我父王快走!不必管我!他身负女真之望,我可以死,他要活着——”

    鲜血喷上完颜设也马的盔甲,他一面挥舞钢刀,一面往旁边的亲卫下令。看见侧面有华夏军士兵扑上来,他全力迎了上去!

    战场那边,宗翰看着进入战场的设也马,也在下令,随后带着士兵便要朝这边扑过来,与设也马的部队汇合。

    “去告诉他!让他转移!这是【赘婿】命令,他还不走便不是【赘婿】我儿子——”

    刘沐侠与旁边的华夏军士兵扑向完颜设也马,周围几名女真亲卫也扑了上来,刘沐侠杀了一名女真亲卫,和盾撞向设也马,设也马退了两步,舞刀疾劈,刘沐侠放开盾牌,身形俯冲,一刀砸在设也马的腿弯上,设也马踉跄一步,劈开一名冲来的华夏军成员,才回过头,刘沐侠挥起大刀,从空中全力一刀劈下,哐的一声巨响,火花四射,那一刀劈在设也马的头盔上,犹如挨了一记闷棍。

    设也马脑中便是【赘婿】嗡的一声响,他还了一刀,下一刻,刘沐侠一刀横挥重重地砍在他的脑后,华夏军钢刀颇为沉重,设也马口中一甜,长刀乱挥还击。

    周围有亲卫扑将过来,华夏军士兵也猛扑过去,刘沐侠与设也马拼了两刀,猛然冲撞将对方冲的退了两三步。设也马被后方的石块绊倒,刘沐侠追上去长刀全力挥砍,设也马脑中已经乱了,他仗着着甲,从地上爬起来,还往前挥了一刀,刘沐侠挥舞大刀朝着他肩颈之上不断劈砍,劈到第四刀时,设也马站起半个身体,那盔甲已经开了口,鲜血从刀锋下飚出来。

    刘沐侠又是【赘婿】一刀落下,设也马摇摇晃晃地起身摇摇晃晃地走了一步,又跪倒下来,他还想朝后舞刀,前方宗翰的帅旗正在朝这边移动,刘沐侠将他身体的豁口劈得更大了,之后又是【赘婿】一刀。

    夕阳下,宗翰看着自己儿子的身体在乱战之中被那华夏军士兵一刀一刀地劈开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原野上响起老人如猛虎般的哀嚎声,他的面目扭曲,目光狰狞而可怕,而华夏军的士兵正以同样凶狠的姿态扑过来——
友情链接:最强特种兵王  完美世界  都市之神帝驾到  经典古诗词  超级无上神帝  逍遥游  极品家丁  南方财富网  大学生必备网  美食供应商  全职法师  最强终极兵王  超级兵王  逆天邪神  都市之归去修仙  健康报网  逆剑狂神  名人名言  神豪之娱乐天下  努努书坊  减肥方法  房贷计算器  飞剑问道  创世中文网  名人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