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赘婿 > 第九〇五章 大地惊雷(七)
    许多年后,李师师常常会想起武朝景翰十三年的汴梁。

    那是【赘婿】女真人南来的前夕,记忆中的汴梁温暖而繁华,眼目间的楼宇、屋檐透着太平盛世的气息,矾楼在御街的东头,夕阳大大的从街道的那一端洒来。时间总是【赘婿】秋天,温暖的金黄色,街市上的行人与楼宇中的诗文乐声交相互映。

    那样的繁华,总在雨打风吹去后才在记忆里显得更为深刻。

    对于这样的回忆,宁毅则有其它的一番歪理邪说。

    “都是【赘婿】颜料的功劳。”

    显得没有多少情趣的男人对此总是【赘婿】信誓旦旦:“从古到今这么多年,我们能够利用上的颜色,其实是【赘婿】不多的,比如说砌房子,大红大紫的颜料就很贵,也很难在乡镇农村里留下来,。当年汴梁显得繁华,是【赘婿】因为房子至少有些颜色、有维护,不像农村都是【赘婿】土砖牛粪……等到工业发展起来以后,你会发现,汴梁的繁华,其实也不值一提了。”

    说这种话的宁毅在审美上其实也有些不值一提,他后来常常要求人们把墙刷成一整堵白的,让人看了像是【赘婿】到了与山山水水格格不入的另一个地方。他会诗文,但很显然,并不懂得作画。

    记忆中的汴梁总是【赘婿】秋天,也总是【赘婿】傍晚,大大的夕阳暖得很漂亮。那是【赘婿】武朝两百年繁华的夕阳,在另一个角度上,或许是【赘婿】因为当时李师师的那段生活也走到了末尾。她作为矾楼花魁倚在窗户边上打盹的日子即将过去了,她在心中犹豫着将来的选择。

    没能做下决定。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一个巨大的、变乱的时代,就那样突兀地推到了她的眼前,也推到承平两百年的武朝百姓的面前。

    她想起当年的自己,也想起矾楼中来来往往的那些人、想起贺蕾儿,人们在黑暗中颠簸,命运的大手抓起所有人的线,粗暴地撕扯了一把,从那以后,有人的线去往了完全不能预测的地方,有人的线断在了空中。

    当视线能够稍稍停下来的那一刻,世界已经变成另一种样子。

    ***************

    如果从另一个角度上来看待,她偶尔也会想起在江宁与宁毅再见的那个片刻。

    无论之于这个世界,还是【赘婿】于她个人的人生,那个名字都是【赘婿】数十年间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她一度为之倾心,后来又为之感到迷惑,甚至感到愤怒和不解……在时间流转和世事变迁中,人们的儿女私情有时候会显得渺小,在那个男人的身边,她总是【赘婿】能看到一些更加巨大的事物的轮廓。

    回想最后在矾楼中的那段时日,她正面临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选择,这对许多人来说都是【赘婿】这样。女人们选择一位夫婿,与他结为夫妻,并且在此后数十年里相濡以沫、相夫教子……如果这一切顺利地发展,女人们将拥有一段幸福的人生。

    如李师师这般的清倌人总是【赘婿】要比别人更多一些自主。清白人家的姑娘要嫁给怎样的男子,并不由她们自己选择,李师师多少能够在这方面拥有一定的自主权,但与之对应的是【赘婿】,她无法成为别人的大房,她或许可以寻找一位性格温和且有才情的男子寄托一生,这位男子或许还有一定的地位,她可以在自己的姿色渐老前生下孩子,来维持自己的地位,并且享有一段或者一生体面的生活。

    这样的选择里有太多的不确定,但所有人都是【赘婿】这样过完自己一辈子的。在那如同夕阳般温暖的时日里,李师师一度羡慕宁毅身边的那种氛围,她靠近过去,随后被那巨大的事物带走,一路上身不由己。

    很难说是【赘婿】幸运还是【赘婿】不幸,此后十余年的时间,她看到了这世道上更加深刻的一些东西。若说选择,在这其中的某些节点上当然也是【赘婿】有的,例如她在大理的那段时间,又例如十余年来每一次有人向她表达倾慕之情的时候,如果她想要回过头去,将事情交给身边的男性去处理,她始终是【赘婿】有这个机会的。

    在小苍河的时候,她一度因靖平之事与宁毅争吵,宁毅说出来的东西无法说服她,她一怒之下去了大理。小苍河三年的大战,他面对中原百万大军的进攻,面对女真人始终都在猛烈地抗争,李师师觉得他就是【赘婿】这样的人,但死讯传来了,她终究忍不住出去,想要寻找一句“为什么”。

    宁毅并没有回答她,在她以为宁毅已经去世的那段时日里,华夏军的成员陪着她从南到北,又从北往南。将近两年的时间里,她看到的是【赘婿】已经与太平年月完全不同的人间惨剧,人们凄凉哭喊,易子而食,令人悲悯。

    但是【赘婿】在这不仁的天地之间,如果人们的心中真的没有了反抗的意志、嗜血的兽性,光凭着让人怜悯,是【赘婿】活不下来的。矾楼的歌舞只是【赘婿】太平时节的点缀,令人悲悯的小姑娘,最终只能变成冻饿而死的枯骨。

    需要多少人的觉醒和反抗才能撑起这片天地呢?宁毅的回答一度让人感到非常的天真:“最好是【赘婿】所有人。”

    当年的李师师明白:“这是【赘婿】做不到的。”宁毅说:“如果不这样,那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思呢?”没有意思的世界就让所有人去死吗?没有意思的人就该去死吗?宁毅当年稍显轻佻的回答一度惹怒过李师师。但到后来,她才渐渐体会到这番话里有多么深沉的愤怒和无奈。

    一个人放下自己的担子,这担子就得由已经觉醒的人担起来,反抗的人死在了前头,他们死去之后,不反抗的人,跪在后头死。两年的时间,她随卢俊义、燕青等人所看到的一幕一幕,都是【赘婿】这样的事情。

    她仍旧没有完全的理解宁毅,大名府之战后,她随着秦绍和的遗孀回到西南。两人已经有许多年未曾见了,第一次碰头时其实已有了些许陌生,但好在两人都是【赘婿】性情豁达之人,不久之后,这陌生便解开了。宁毅给她安排了一些事情,也细致地跟她说了一些更大的东西。

    “矾楼没什么了不起的。”有时候显得机灵,有时候又格外不会说话的宁毅当时是【赘婿】这样嘚瑟的,“这世上的女子呢,读书之人不多,见过的世面也少,总体上说起来,其实是【赘婿】无趣的。男人为了自己享受啊,创造了青楼,让一些读书识字会说话的女子,出售……爱情的感觉。但我觉得,在独立的两个人之间,这些事情,可以自己来。”

    宁毅说起这些并非大言炎炎,至少在李师师这边看来,宁毅与苏檀儿、聂云竹等家人之间的相处,是【赘婿】极为令人羡慕的,因此她也就没有对此进行反驳。

    “将来不论男孩女孩,都可以读书识字,女孩子看的东西多了,知道外面的天地、会沟通、会交流,自然而然的,可以不再需要矾楼。所谓的人人平等,男女当然也是【赘婿】可以平等的。”

    “当然也不要高兴得太早,人跟人之间平等的基础,实际上在于承担责任,担不起责任的人,实际上是【赘婿】拿不到任何权力的。女人要跟男人平等,前提条件是【赘婿】她们有了自己的能力,条件满足之后,接下来其实还会有一个证明能力、争取权力的过程。”

    “这个过程现在就在做了,军中已经有了一些女性官员,我觉得你也可以有意识地位争取女性权力做一些准备。你看,你见多识广,看过这个世界,做过很多事情,如今又开始负责外交之类事务,你就是【赘婿】女性不比男性差、甚至更加优秀的一个很好的例证。”

    这是【赘婿】师师在宁毅手上要来一些外联事务后,宁毅跟她详谈时说的话。

    师师担起了与川蜀之地士绅望族交流谈判的众多事情。

    人们在这世界上,有时候会渐走渐近,有时则渐行渐远。当然,远与近的标准,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明确。

    想要说服各地的士绅望族尽量的与华夏军站在一起,许多时候靠的是【赘婿】利益牵扯、威逼与利诱相结合,也有许多时候,需要与人争论和解释这世上的大道理。此后师师与宁毅有过许多次的交谈,有关于华夏军的施政,有关于它未来的方向。

    在这些具体的提问面前,宁毅与她说得更加的细致,师师对于华夏军的一切,也终于了解得更为清楚——这是【赘婿】她数年前离开小苍河时不曾有过的沟通。

    “……人与人天生是【赘婿】平等的,或者说,我们认为人与人最终是【赘婿】应该平等的。但理想化的平等需要有实际条件的支撑,一个聪明人跟蠢人会平等吗?一个努力的人跟懒惰的人会平等吗?一个读书人跟一个目不识丁的人会平等吗?我们要尽可能地拉近先决条件……”

    “……格物的技术已经在给我们普及书本的可能性,人从书本获取智慧,普及书本、普及最基本的识字教育,每个人就都有了提升自己的可能性。我们还要改进教育的方式,不仅仅是【赘婿】让人摇头晃脑地读之乎者也,而是【赘婿】尽可能地研究出适合大众的教育和启蒙方式,要把大道理通过更通俗的方式让更多的人理解……”

    “……格物之道也许有极限,但暂时来说还远得很,提粮食产粮的那个家伙很聪明,说得也很对,把太多人拉到作坊里去,种地的人就不够了……关于这一点,我们早几年就已经计算过,研究农业的那些人已经有了一定的眉目,譬如说和登那边搞的养鸡场,再譬如之前说过的选种育种……”

    “……但最重要的是【赘婿】,公孙先生那边研究炸药的实验室,近期已经有了一些很有意思的成果,我们做出了一些肥料,也许能几倍地提升稻子的产粮……目前来说我们还没有找到量产的可能,但至少农业那边已经有了一定的方向……其实需要时间,也需要一个太平的环境,这些事情才能安安心心地做,我们现在很缺人手……”

    “……皇权不下县的问题,一定要改,但暂时来说,我不想像老牛头那样,抓住所有大户杀了了事……我不在乎他们高不高兴,未来最高的我希望是【赘婿】律法,他们可以在当地有田有房,但只要有欺压他人的行为,让律法教他们做人,让教育抽走他们的根。这中间当然会有一个过渡,也许是【赘婿】漫长的过渡甚至是【赘婿】反复,但是【赘婿】既然有了平等的宣言,我希望人民自己能够抓住这个机会。重要的是【赘婿】,大家自己抓住的东西,才能生根发芽……”

    宁毅的话语,有些她能听懂,有一些听不懂。

    时代的变迁浩浩汤汤,从人们的身边流过去,在汴梁的夕阳落下后的十余年里,它一度显得极为混乱——甚至是【赘婿】绝望——敌人的力量是【赘婿】如此的强大不可挡,真像是【赘婿】秉承上天意志的巨轮,将往昔天底下一切得利者都碾碎了。

    大光明教的教义里说,人们在太平的日子里过得太舒服了,骄奢淫逸,因此上天会降下三十三场大难,才能复得光明——这样的话语,显得如此的有道理。即便是【赘婿】部分反抗者饱含绝望抗争,最终也显得渺茫和无力。

    在李师师的回忆中,那两段心情,要直到武建朔朝完全过去后的第一个春天里,才终于能归为一束。

    西南大战,对于李师师而言,也是【赘婿】忙碌而混乱的一段时间。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她始终都在为华夏军奔走游说,有时候她会面对讥讽和嘲笑,有时候人们会对她当年妓女的身份表示不屑,但在华夏军兵力的支持下,她也自然而然地总结出了一套与人打交道做谈判的方法。

    宁毅的那位名叫刘西瓜的妻子给了她很大的帮助,川蜀境内的一些用兵、剿匪,大多是【赘婿】由宁毅的这位夫人主持的,这位夫人还是【赘婿】华夏军中“平等”思维的最有力呼吁者。当然,有时候她会为了自己是【赘婿】宁毅夫人而感到苦恼,因为谁都会给她几分面子,那么她在各种事情中令对方退让,更像是【赘婿】来自宁毅的一场烽火戏诸侯,而并不像是【赘婿】她自己的能力。

    因为这样的原因,西瓜很是【赘婿】羡慕李师师,一方面在于李师师很有文绉绉的气质,另一方面在于她没有身份的困扰。这一年的时间里,两人相处融洽,西瓜一度将师师当成自己的“军师”来对待。

    秋末过后,两人合作的机会就更加多了起来。由于女真人的来袭,成都平原上一些原本缩着头等待变化的乡绅势力开始表明立场,西瓜带着人马四处追剿,不时的也让师师出面,去威胁和游说一些左右摇摆、又或是【赘婿】有说服可能的士绅儒士,基于华夏大义,弃暗投明,或者至少,不要捣乱。

    西瓜的工作偏于武力,更多的奔跑在外头,师师甚至不止一次地看到过那位圆脸夫人浑身浴血时的冷冽眼神。

    师师的工作则需要大量情报和文事的配合,她有时候会前往梓州与宁毅这边接洽,大部分时候宁毅也忙,若有空了,两人会坐下来喝一杯茶,谈的也大都是【赘婿】工作。

    前线的厮杀极为惨烈,许多时候师师在宁毅的话语中能够察觉出他掩藏起来的东西——她以往就是【赘婿】干这个的——前线的惨烈对于宁毅造成的,其实也是【赘婿】巨大的压力。宁毅显得从容。

    这样的时间里,师师想给他弹一曲琵琶或是【赘婿】古筝,但事实上,最后也没有找到这样的机会。专注于工作,扛起巨大责任的男人总是【赘婿】让人着迷,有时候这会让师师再度想起有关情感的问题,她的脑子会在这样的缝隙里想到过去听过的故事,将军出征之时女子的献身,又或是【赘婿】吐露好感……这样那样的。

    但她没有说出来,并不是【赘婿】因为她不再期待这些事了,在有关于自己的很小很小的时间缝隙里,她仍旧期待着有关感情的这样那样的故事。但在与宁毅接触的这一刻,她忽然意识到,将军出征时女子的献身,是【赘婿】因为对女人来说,这是【赘婿】对对方最大的激励和帮助。

    如今她有更实际的事情可以做。

    华夏军的兵力数量一直很紧张,到得十二月末,最大一波的叛乱出现——这中间并不仅仅是【赘婿】自发的造反,更多的其实早有女真人的预谋,有完颜希尹的操纵与挑拨在内——西瓜领兵追剿镇压,梓州的部分兵力也被分了出去,师师这边则配合着情报部门分析了几家有可能游说策反回来的势力,准备出面将他们说服、放弃抵抗。

    这些势力的分析,师师从头到尾都有参与,由于危险的可能较高,情报部原本不打算让师师亲自出面,但师师这边还是【赘婿】选择了两家有儒士坐镇,她的说服可能有效的势力,划到自己的肩膀上。

    正月初三,她说服了一族造反进山的大户,暂时地放下武器,不再与华夏军作对。为了这件事的成功,她甚至代宁毅向对方做了承诺,一旦女真兵退,宁毅会当着大庭广众的面与这一家的儒生有一场公正的论辩。

    事情谈妥之后,师师便去往梓州,顺道地与宁毅报讯。抵达梓州已经是【赘婿】傍晚了,指挥部里人来人往,报讯的战马来个不停,这是【赘婿】前线战情紧急的标志。师师远远地看到了正在忙碌的宁毅,她留下一份陈结,便转身离开了这里。

    她希望节约时间,最快的速度解决第二家,马车趁夜出城,离开梓州半个时辰之后,变故发生了。

    对马车的攻击是【赘婿】突如其来的,外头似乎还有人喊:“绑了宁毅的姘头——”。跟随着师师的护卫们与对方展开了厮杀,对方却有一名好手杀上了马车,驾着马车便往前冲。马车颠簸,师师掀开车窗上的帘子看了一眼,片刻之后,做了决定,她朝着马车前方扑了出去。

    这是【赘婿】用尽全力的撞击,师师与那劫了马车的凶人一道飞滚到路边的积雪里,那凶人一个翻滚便爬了起来,师师也奋力爬起来,纵身跃入路边因河道狭窄而水流湍急的水涧里。

    冬日里的河水冰寒刺骨,如水的瞬间师师便感到心脏猛地一收,脑中晕了一晕。那河水湍急往下,到得一处拐弯,师师的身体在石头上撞了一下,她又醒来了片刻,奋力挣扎。她是【赘婿】在一处满是【赘婿】卵石的河滩边奋力挪上岸的,身体已经感觉不是【赘婿】自己的了,思维很想就此停下来。

    但她没有停下来。那不知多长的一段时间里,就像是【赘婿】有什么并非她自己的东西在支配着她——她在华夏军的军营里见过伤残的士兵,在伤兵的营地里见过无比血腥的情景,有时候刘西瓜背着大刀走到她的面前,可怜的孩子饿死在路边发出腐臭的气息……她脑中只是【赘婿】机械地闪过这些东西,身体也是【赘婿】机械地在河床边寻找着柴枝、引火物。

    河床边上一处凹陷进去的石壁救了她的命,她找到些许的枯枝,又折了些柴禾,拿出火石用颤抖的手艰难地引火……她脱了衣服,放在火上烤干,夜里的山风呜呜地走,直到临近天明时,来回找了两遍的华夏军士兵才在这处视野的盲区找到了她。

    她被抬到伤兵营,检查、休息——风寒已经找上来了,不得不休息。西瓜那边给她来了信,让她好生将养,在别人的诉说之中,她也知道,后来宁毅听说了她遇袭的消息,是【赘婿】在很紧急的情况下派了一小队士兵来寻找她。

    这本该是【赘婿】她这一生最接近死亡、最值得诉说的一段经历,但在伤病稍愈之后想起来,反倒不觉得有什么了。过去一年、几年的奔波,与西瓜等人的打交道,令得师师的体质变得很好,一月中旬她伤病痊愈,又去了一趟梓州,宁毅见了她,询问那一晚的事情,师师却只是【赘婿】摇头说:“没什么。”

    她又联系上西瓜、情报部,回到了她能够负责的工作里。

    参与到整个庞大而又复杂的华夏军工作之中,有时候师师能够感觉到一张若有似无的计划表像是【赘婿】在无形地推进。成都平原上的问题每少一点,便能有多一点的有生力量投入到梓州前线中去。

    进入二月下旬,后方的工作看起来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棘手,师师随着一队士兵来到梓州,抵达梓州时是【赘婿】二月二十三的上午,梓州城内一如往常的戒严、肃杀。由于宁毅一时间没有空,她先去到伤兵营探望一位早先就有交情的医官,对方恍然大悟:“你也过来了,就说有大动作……”

    “什么?”

    “……你不知道?”对方愣了愣,“那算了,你自己慢慢看吧。”

    长期在军队中,会遇上一些机密,但也有些事情,细心看看就能察觉出端倪。离开伤兵营后,师师便察觉出了城中军队集合的迹象,随后知道了其它的一些事情。

    下午,她与情报部、总参方面已经接洽完毕,见到了穿着军装过来的宁毅,打头的军队正从外面的街道上过去。

    “他们说你来了,过来看一下。最近没遇上什么危险吧?”

    “……你要上战场啊?”

    “宗翰很近了,是【赘婿】时候去会一会他了。”

    “在……外面决战?他们说……不太好啊,我们人少。”

    师师绞尽脑汁,回忆着过去这段时间听到的军事消息,在这之前,其实谁也没有想过这场大战会全都在梓州城的前方打。宁毅是【赘婿】要将所有兵力都投进去了……

    “打仗嘛,就是【赘婿】想不到的计划才好用。不用担心,小苍河我也是【赘婿】在前线呆了很久的。”宁毅笑了笑,“辞不失我都是【赘婿】亲手杀的。”

    “我一直觉得你就是【赘婿】诗写得最好……”她这样说着话,觉得词不达意,眼泪都要出来了。在这一刻她倒是【赘婿】又感受到了将军出征前恋人献身的心情——比说话其实要好受得多。

    “哈哈,诗啊……”宁毅笑了笑,这笑容中的意思师师却也有些看不懂。两人之间沉默持续了片刻,宁毅点头:“那……先走了,是【赘婿】时候去教训他们了。”

    “宁立恒……立恒。”师师叫住他,她一向是【赘婿】额头有点大,但极有气质的模样,此时睁着很大的眼睛,许多的思维就像是【赘婿】要在眼睛里化为实质,害怕、焦虑、复杂,为自己词不达意而感到的着急……她双唇颤了几下。

    “那个……我……你要是【赘婿】……死在了战场上,你……喂,你没什么话跟我说吗?你……我知道你们上战场都要写、写遗书,你给你家里人都写了的吧……我不是【赘婿】说、那个……我的意思是【赘婿】……你的遗书都是【赘婿】给你家里人的,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要是【赘婿】死了……你没有话跟我说吗?我、我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

    她没能找到更好的表述方式,说到这里,眼泪便流下来了,她只能偏过头去,一只手用力揪住了大腿上的裙子,一只手撑在旁边的桌子上,让自己只是【赘婿】微微屈膝而不至于蹲下去。泪水啪嗒往下掉。

    宁毅看着她,目光复杂,手指也在腿上无意识地敲击着,过了许久,才说道:“我如果能回来……我们再讨论这件事,好吧?”

    过得片刻,想要转身,又觉得这句话有点不吉利,伸手在桌子上敲了一下:“放心吧……多大的事……我一定能回来。”

    如此这般,转身走了。

    这是【赘婿】李师师记忆里的二月二十三,至少在那一刻,前途未卜,命运的狂澜卷到这里,正卷起风萧萧兮易水寒一般的悲壮气息来。

    在这一刻,西南、天下、包括女真三十年来纵横天下来,面对的所有抵抗,正要走到尽头。如果失败,那就该是【赘婿】天下的终局了。

    师师从房间里出来时,对于整个战场来说数量并不多的士兵正在薄薄的日光里走过城门。

    由于颜料的关系,画面中的气势并不饱满。这是【赘婿】一切都显得苍白的初春。

    ****************

    武振兴元年、金天会十五年的春天,二月二十三。

    西南的山岭之中,参与南征的拔离速、完颜撒八、达赉、完颜斜保所部的数支军队,在相互的约定中陡然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穿插挺进,试图打破在华夏军殊死的抵抗中因地形而变得混乱的战争局势。

    穿插展开的同一时间,梓州前方的华夏军指挥部做出了反应,集中部队对女真人前移的弱势兵线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分割截击,试图在女真人的强势兵线反应过来前吞下一定的战果。双方进行了一天时间的厮杀。

    二月二十三日夜、到二月二十四的这日早晨,一则消息从梓州发出,经过了各种不同路线后,陆续传到了前线女真人各部的主将大营之中。这一消息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干扰了女真各路军队随后采取的应对态度。达赉、撒八所部选择了保守的防御、拔离速不紧不慢地穿插,完颜斜保的复仇军部队则是【赘婿】忽然加快了速度,疯狂前推,试图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雷岗、棕溪一线。

    二月二十三,宁毅亲率精锐部队六千余,踏出梓州城门。

    ——压向前线。
友情链接:星峰传说  寒门崛起  如意小郎君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重生之财源滚滚  逆天铁骑  女性健康  第一星座网  史上最强重生者  全本小说网  作文大全  笔趣阁  步步生莲  漂亮女人  穿越小说  理财知识  铸天之景  全本小说网  九御神王  花百科  民国谍影  全球高武  娱乐大头条  中世纪崛起  字幕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