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赘婿 > 第九〇四章 大地惊雷(六)
    硝烟的气味飘散,血的味道充盈口鼻之间,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一辈子都难以习惯。

    “兔崽子退了”的声音传来之后,毛一山才拿着盾牌朝山北那边跑去,厮杀声还在那边的山腰上继续,但不久之后,就也传来了敌人暂时退却的声音。

    “搜尸体!把他们的火雷都给我捡过来!”

    毛一山一面去往制高点的大石头,一面用沙哑的声音在下着命令:“还有几门炮?”

    “还有三门小的。”

    “拖到北边去,敌人往前冲就给我集火雷长石守的那个口子!让他们结不了阵!”

    “火雷尽量给南边!小薛!金狗的火雷给我选好位置扔,从上往下威力不错,咱们的手榴弹集合起来看看还有多少!”

    “各连各排都点点身边的人——”

    “急救——先包起来——”

    呼喊之中,他拿着望远镜朝山下望,附近的山沟山麓间都时女真人的兵马,热气球在天空中升了起来,看见那热气球,毛一山便有些眉头紧蹙。

    “他娘的——”

    开战至今,担任观察工作的热气球两边都有,过去阵地战的时候,彼此都要挂上几个警惕周围。但自从战场的局面彼此穿插、混乱起来,热气球便成了明显的位置标识,谁的热气球升起来,都难免引起斥候的光顾,甚至在不久之后遭到大队的猛扑。

    眼下这队女真人敢把气球挂出来,一方面意味着他们铁了心要把握清楚情况,吃掉山上自己这一队人,另一方面,或者是【赘婿】因为他们还有着其他的谋算,因此不再顾忌热气球的忌讳了。

    无论如何,对自己这边,都不会是【赘婿】一件好事。

    不久之后,便有人上来报告,仍能作战的士兵,尚有三百九十六名。

    “……另外,东边那面悬崖不好下,没办法转移。”

    “不考虑东边了,人在天上挂了气球呢。”

    毛一山看了看天空,时间才刚过中午,熬到夜晚方便突围的想法,便也有些遥遥无期了。简易地图上的标记也显示,周围可能没有能迅速赶到的援军。

    他想起昨天开拨之前与参谋部传讯人员碰头,对方给他的命令是【赘婿】“二月二十三这天傍晚之前赶到白虎漕,在战机许可的情况下,与一师二旅的友军一同袭击拔离速侧翼部队”,命令下完之后,那参谋还提了提:“拔离速、达赉两支部队的主力眼下都差不多在预定位置上扎稳了脚跟。参谋部里有一种推测,他们很可能会在近期进行大规模的穿插,将战线前推。一旦过了雷岗、棕溪一线,前方的平地更多,女真人进行大规模的集结,便更占优势了。”

    “所以若真是【赘婿】遇上,切记保持灵活。敌进我退、敌疲我扰,吃不下的不要硬上。”

    这番话说出来还是【赘婿】在昨天,参谋预计可能还要过上几天才会发生,结果到得今天,毛一山率队穿插的时候就遇上了预料之外的大部队。

    雨水溪斩杀讹里里后,毛一山的这个团补充的人数还不多,来过几批新兵,又打了两个月的仗,成员一直在四百出头徘徊。眼前前方的女真队伍可能超过两千,斥候一交手毛一山便往侧面撤了,谁知撤退过程中恰巧被另一支斜插而下的女真部队堵在中间。

    从对方的反应来说,这可能算是【赘婿】一个极度巧合的意外,但无论如何,四百余人随后被围在山上打了近一个多时辰,对方组织了几拨冲锋,随后被打退下去。

    围住了这支四百多人的队伍,下方的金国军队也有些兴奋了,热气球都升了起来,就是【赘婿】要提防他们逃跑。对于毛一山而言,这也是【赘婿】常在河边走、很难不湿鞋的一场经历。

    由于正月出头黄明县的失守,毛一山在过完春节后被迅速地召回了前线,因此逃脱了预定的宣传计划。他带领的团队在雨水溪坚持到了一月下旬,随后趁着大雾后撤,再接着,展开了连续欺负对方弱势部队的舒心之旅。

    这是【赘婿】在精锐斥候网络支持下对金国落单部队的一场精确捕捉。二月的前半个月里毛一山便打了四场仗,一场是【赘婿】埋伏,两场是【赘婿】在一次冲锋中获得了胜利,毛一山还杀了一名如今在女真前进军队中已经不多的汉军将领。剩下的一场是【赘婿】夹着尾巴逃跑,但也并不艰难。

    到这第五场,被堵在中间了。

    “敌人又上来了——”

    有呼喊的声音响起。

    “娘的,糟蹋了老子的新大衣!”

    毛一山低声骂了一句。他漂亮轻便又保暖的军大衣是【赘婿】宁毅给的,对方第一次冲锋的时候毛一山没有上去,第二次冲锋玩真的,毛一山提着刀盾就过去了,大衣沾了血,半边都成了猩红色,他此时想起,才心疼得要死,脱了大衣小心地放在地上,随后提了兵器前行。

    “注意局面,有机会的话,咱们往南突一次,我看南边的崽子比较弱。”

    手下的营长过来时,毛一山如此说了一句,那营长点头笑呵呵的:“团长,要突围的话,你、你这大衣给俺穿嘛,你穿着太打眼了,俺帮你穿,吸引……金狗的注意。”

    “你穿了我还要得回来吗?”

    “看团长你说的,不……不大气……”

    “滚。”

    喊杀声已经蔓延上来。

    ***************

    挂在天上的日头渐渐的西移,并不如山岭上飘散的浓烟更有存在感。

    石块渐渐被鲜血染红了,爆炸的硝烟也一片片的绽放,下午的时间推移往傍晚,在山头上的华夏军部队进行了两次突围,但终究未果。经历的冲锋,倒是【赘婿】有十余次之多。

    咬着牙关,毛一山的身体在黑色的烟尘里匍匐而行,撕裂的痛感正从右手手臂和右边的侧脸上传来——事实上这样的感觉也并不准确,他的身上有数处创伤,眼下都在流血,耳朵里嗡嗡的响,什么也听不到,当手掌挪到脸上时,他发现自己的半个耳朵血肉模糊了。

    “啊——”

    他如同野兽般的叫了一声,声音远得像是【赘婿】从附近的山头上传过来的。硝烟之中还有其它的声音,不远处的草坡上,是【赘婿】一名被火药的爆炸染黑了半个身体的华夏军士兵,他的一条腿已经断了,鲜血正往外流出去,半个身体半张脸都有各种擦伤,毛一山看见他的手在挥舞,然后才听到似乎很远的惨叫声。

    敌人方才发起的那一次冲锋,毛一山率队以凌厉的攻势将对方打了回去,但女真人的火雷仍旧造成了一定的损伤。眼下敌人刚刚退去,周围的人也正找过来,毛一山朝伤员冲过去,试图将对方抱起来,那伤员的脸上扭曲已经到了极点。

    毛一山的脑袋还在嗡嗡响,喊声显得遥远,凄厉而又混乱,他知道这是【赘婿】眼前同伴的叫声。对方伸手揪住了他的衣服,毛一山看见他血红的眼睛都鼓了出来,口中是【赘婿】红色的,被破片波及的脸上肉翻了出来,此时也是【赘婿】红色的。

    “给我个痛快——”

    毛一山试图将人拖起来,但听了两次,才听懂了对方的话语,这话语短暂地抽干了他的力量,他滚落在地,抬起头,透过硝烟往山间看去,过了片刻,他挥手往自己的头上打了一拳,然后凑近那伤员。

    “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啊——”伤员在喊。

    “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团长,给我个痛快——”

    “好——”

    毛一山喊了出来,他看着那伤员,一直痛得大喊的伤员咬紧牙关也望住了他,浑身颤抖。这对视的一秒之后,毛一山拔刀落了下去。

    他随后从硝烟中站起来,往回走,有人跟上来,随后有随团的医护员上来了,给毛一山检查伤势,往他的耳朵上做处理。毛一山到山上大石头上坐下,一面看着周围的情况试图做安排,另一方面,身体也在痛得发抖。

    “打退十二次了——”营长跑过来说话,毛一山一边抖一边看着他,那营长愣了片刻,又大喊了出来,毛一山才点头。

    “不一定有援兵来!”

    “熬到晚上!说说说——说不定有办法!”

    “兔崽子说不定是【赘婿】认出我们来了!”

    “啥?”

    “知道老子杀的讹里里——”

    “……哦。”营长想了想,“那团长,晚上俺穿你那衣服……”

    “别想——”

    “小气——”

    两个人都在喊。

    敌人的第十三次冲锋到来。

    鏖战还在继续,山头之上的减员,实际上已经过半,剩余的也大都挂了彩,毛一山心中明白,援兵可能不会来了。这一次,应该是【赘婿】遇上了女真人的大规模前突,几个师的主力会将第一时间的反击集中在几处关键位置上,金狗要取得地盘,这边就会让他付出代价。

    自己这边,斥候过不来,恰好在附近的援军可能也赶不过来。按照昨天的指令,他们应该都已经往白虎漕方向过去,自己是【赘婿】恰好被兜住——如果不是【赘婿】运气差,原本是【赘婿】该自行跑掉,然后归队的。

    每一场战役,都难免有一两个这样的倒霉蛋。

    他想起年关时回去与妻子、孩子相聚时的情景,军队中的其他人,没有获得他这么好的待遇,他们甚至没有机会回去跟家人告别——但这样也好,或许是【赘婿】因为有了那样的一番行程,眼下他倒是【赘婿】觉得……颇为不舍。

    眼眶湿润了一个瞬间,他咬紧牙关,将耳朵上、脑袋上的疼痛也咽了下去,随后提刀往前。

    变故,在这一轮厮杀最激烈的一刻,突然爆发开来——

    ****************

    二月二十三,在西南这处无名山岗边兜住了毛一山团去路的其中一支军队是【赘婿】由辽东汉人组成的精锐部队。部队的将领名叫尹汗,手下一共是【赘婿】一千五百余人。

    山的另一边,则是【赘婿】接近三千人的两队金兵。

    山上四百余华夏军的抵抗进行得相当顽强,这一点并不出乎两面进攻者的预料。其一山势的地形相对狭窄,一时间难以突破,其二,也是【赘婿】在战斗爆发后不久,人们便认出了山上华夏军的番号——其它的女真人或许看不太懂,但华夏军杀了讹里里之后又有过一定的宣传,金兵当中,便也有人认出来了。

    这是【赘婿】个大功劳,必须拿下。

    做好了这个打算之后,围攻者们一开始选择完全封死了这座山头周围的去路,随后逐步地增加了攻势的烈度。

    陆续进行了十余次的进攻。第十三次进攻时,尹汗露出了破绽。

    他的破绽,并没有对着山上。

    ……

    山的另一侧,奔行到这边的郑七命与宁忌等二十余人,已经在树丛里蹲了小半个时辰。

    他们一开始只有十余人,从今天一大早开始,便遇上了前进的女真部队,之后这支还抬着伤员的队伍便辗转逃跑,与女真斥候捉着迷藏,中途汇合了一支七人的斥候队,直到下午发现这一处山头上的鏖战。

    “女真人怎么回事?”

    “有大动作了吧。”

    “为什么咱们今天老碰见……”

    “咱们太靠前了……”

    “女真人有阴谋……”

    一路上众人议论纷纷,遭遇到战场之后,才停留了下来。他们点着身边的人数,知道这是【赘婿】一场极度的冒险,一部分成员对于宁忌的存在亦有顾虑,但宁忌坚决地参与了进来。

    “杀起人来,我不拖大家后腿吧?就这么几个人,多一个,多一分机会,看看山上,救人最重要,是【赘婿】不是【赘婿】?”

    机会出现在这一天的申时三刻(下午四点半)。尹汗将稍微薄弱的后背,暴露在了这个小队伍的面前。

    “杀吧。”

    众人匍匐而出。

    纵然是【赘婿】军阵的薄弱点,尹汗身边的人数,仍旧要比宁忌所在的这支小部队要多,但这就是【赘婿】最好的机会了。

    这一刻,山下的宁忌也好、山上的毛一山也好,都在全神贯注地为了眼前的几十条、几百条性命而搏杀,还没有多少人意识到,他们眼前经历的,便是【赘婿】眼前这场西南战役最大变故的起始点。

    在梓州,这一天中午时分,宁毅便已经收到了女真人出现大规模异动的消息,前敌指挥部在第一时间集中兵力,朝对方的几条兵线迎了上去。

    宁毅没有对这一消息指手画脚,有些事情早几天就已隐隐察觉,甚至于在更早的时候,他就知道,必然存在某个时刻,某些事物要全面地运作起来,这一天,他也已经为一些事情,做好了准备。

    梓州城内,不多的兵力正在集结,一些东西正在从军备库里移出来。

    雷岗、棕溪一线,是【赘婿】梓州城前方的无形线条,过了这一条线,山林开始减少,适合大军团腾挪的地形将开始出现,女真人将重新取回他们的兵力优势。

    过了这一条线,他们要重新回到剑门关……

    ——就更加艰难了。

    宁毅,走向军队集合的操场。

    ……

    郑七命、宁忌杀向尹汗所在的军阵。

    狙击的枪声响起,在同一时刻,试图完成斩首。

    片刻,山头上有人注意到了南面这处军阵的变化。

    有人奔向毛一山,大喊。毛一山举起望远镜,看了一眼。

    营长从他的身边冲过去:“快!突围——”

    “一营……三营,都有!南边的——冲锋——”

    山的另一侧,热气球上的士兵也发现了这边的变故,女真人的军队疯狂地集结。

    “二营二连!随我断后——”

    “冲——”

    毛一山没有婆婆妈妈,山上的战士犹如出柙的猛虎,朝着山下猛烈地冲锋,毛一山奔出了一段,回过头来:“喂——”

    身边还有战士在冲下去,在山的另一侧,女真人则在疯狂地冲上来。山头之上,营长站在那儿,向他挥了挥手,他的手里,提着毛一山忘了穿上的军大衣。

    营长看着毛一山,将他那舒服、而且漂亮的军大衣给穿上了,别说,穿上以后,还真有些神气。

    “我断后。”

    终此一生,营长没有将军大衣再还给他。
友情链接:99养生网  春野小神医  免费算命网  中药大全  汉乡  太初  广东高考网  锦衣夜行  回到明朝当王爷  毕业论文网  励志名人名言  武道孤圣  最强逆袭  民国谍影  绝世邪神  春野小神医  IT百科  最强狂兵  修真聊天群  北宋大表哥  tplink  玄界之门  经典语录  大宋男儿  中华康网